聽到開門聲,南雲脫下圍裙,從廚房走到客廳。

 

 

「我回來了。」

 

 

 冷靜下來後,覺得自己太過衝動的涼野,隔天一大早跟綠川道別後便回家了。

 

 

 聽見那句話後,說不感動是騙人的,因而有點唾棄跟南雲吵架的自己。

 

 

 站在玄關躊躇著等一下該說什麼,怎麼跟對方和好,涼野低著頭,顯得有點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 沒想到對方像沒事似的只說了一句:

 

 

「風介你還沒吃早餐吧,我把桌面收拾收拾,等等你就可以吃了。」

 

 

 收拾完後,走進廚房把早餐端出來到客廳,

 

 

 見涼野還是站在玄關,低著頭,活像個做錯事的小孩。

 

 

 走過去摸了摸涼野的頭髮,用手輕輕抬起對方的下巴,使對方看向自己。

 

 

 安慰般的在對方的額上,一路下滑到鼻尖上、嘴唇上,落下了若有似無,蜻蜓點水般的吻。

 

 

「回來就好。」在涼野耳邊輕聲說道。

 

 

 害羞、自責、感動的情緒交織在一起,涼野露出了五味雜陳、令人心疼的表情。

 

 

 深知對方不願意讓自己看見他此刻的表情,在對方將頭轉到一邊去之前,

 

 

 便伸手抱住對方,如此一來涼野的臉便埋在對方的胸膛。

 

 

 愣了一下,涼野也回抱住他,加深這個擁抱。

 

 

 最終仍是沒忍住啊,太感動以至於涼野還是流出了眼淚,

 

 

 一直以為吵了一年還離家出走,對方會跟自己分手的,

 

 

  想不到對方竟然不生氣,反而還對他這麼好。

 

 

 這份溫柔使涼野難過得想哭,對,沒看錯,是難過得想哭。

 

 

 脾氣不好這件事他有自知之明,他現在對他的包容是因為他愛他,

 

 

 現在還是學生,在國內或國外踢足球現階段可能沒差,

 

 

 可是,若有天不再相愛了,

 

 

 他怕會他怨他,

 

 

 怨他因為他的關係使得他只能在國內當個默默無聞的足球教練,而不是到國外當個一流的國際選手。

 

 

 又或者哪天出社會了之後,他會後悔當初為了那所謂的愛放棄了那麼個大好前途。

 

 

 他怕到那時自己會承受不住。

 

 

可是這一切的不安,他無法告訴對方。

 

 

就如同對方了解自己一樣,熟知南雲如涼野,彷彿可以預見對方聽完上述事後,受傷的的眼神。

 

 

對方絕對會開朗的說出我們會在一起一輩子等等,諸如此類安慰的話,

 

 

「說到底你就是不信任我!我對你的愛你感受不到嗎?到底要我怎麼做,風介你告訴我啊!」

 

  但內心或許會如此無力的咆嘯。

 

 

  涼野他不是不相信,只是不想再一次體會被人拋棄時的那種孤立無援的徬徨感而已。

 

 

  #

 

 

 「好痛!喂!正樹你幹嘛啊?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的模型!」

 

 

  看見掉落在地上斷了一隻腳的模型,放開抱住涼野的手,作勢要打對方教訓。

 

 

 「害風介葛格哭哭的晴矢葛格是大壞蛋,要修理! 」

 

 

  語畢,又朝南雲丟好幾個南雲收藏櫃裡的鋼彈模型。

 

 

  早上剛起床肚子餓要叫葛格們泡牛奶的狩屋,一踏出房間,便看見涼野埋在南雲的懷裡哭。

 

 

「才、才沒有哭呢,正樹你看錯了啦!」

 

 

「風介葛格,你之前不是才說不能說謊嗎?」

 

 

「才沒有!話說你是不是肚子餓了,我去泡牛奶。」

 

 

  腦羞成怒的涼野急忙離開客廳,留下還在模型爭奪戰的兩人。

 

【TBC】

 

 留言是我得更文動力啊QWQ 

 然後放暑假了,希望能夠好好更文啊QWQ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 小冬 的頭像
小冬

冬雨聲煩。

小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