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言葉
靜待歸來●一年之約 創用 CC 授權條款
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*「」為對話框,()為內心os,【】為訊息

以下正文↓

 

身為菜鳥又是「單身」的南雲,不算太大筆生意的出差自然落到了他身上。

上司美其名說是多給磨練,表現好搞不好上層會幫他加薪,

但這種小訂單哪能加什麼薪?其實不過是小主管們不想去罷了,要是能加薪哪能輪得到他。

闊別兩週,終於回到熟悉的日本。

 

下班搭電車回家的途中,不禁回想起和對方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

那時也不知道竟然會和對方在一起,不禁感嘆緣分的奇妙。

(不知不覺也在一起10年了啊,居然已經27歲,成為奔三的大叔了。)

想到自己回家後準備給對方的驚喜,拿出手機傳了郵件給對方。

 

【From:南雲晴矢

   Subjuct:今天會晚點回去。

   Message Body:

   風介,不用幫我煮消夜喔,我會帶東西回去。】

 

【From:涼野風介

   RE:Subjuct:今天會晚點回去。

   Message Body:

   風介,不用幫我煮消夜喔,我會帶點東西回去。

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OK,路上小心。 】

 

【From:南雲晴矢

   RE:RE:Subjuct:今天會晚點回去。

   Message Body:

   風介,不用幫我煮消夜喔,我會帶點東西回去。

   OK,路上小心。

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如果累了可以先去睡,不用等我。】

 

【From:涼野風介

   RE: RE:RE:Subjuct:今天會晚點回去。

   Message Body:

   風介,不用幫我煮消夜喔,我會帶點東西回去。

   OK,我知道了,路上小心。

   如果累了可以先去睡,不用等我。

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嗯。】

 

  由於在這社會上對於同性戀人還是不算太友善,為了不要讓他人發現甚麼端倪,

  就連私下也是互稱南雲跟涼野,以防哪天不小小心脫口叫出名字而露餡。

  其實私交很好互稱名也沒什麼太奇怪的地方,但是為了不要被突如其來的意外傷害兩人間的感情,

  他們高中畢業後就一直這麼互稱的,知道他們關係的人也只有基山和綠川。

  但倒也不是從來不叫,情動的時候還是會情不自禁叫對方的名字,

  畢竟是他們一路喊大,要一生相守的人的名字。

 

  之後倒也成了一種無形的默契,若是叫名字就代表要做某種床上運動。

  收到郵件的涼野看到風介二字忍不住感到彆扭,在一起10年對於那種事基本上還是挺害羞的,導致他的回覆十分簡潔。

  看到第二封簡訊叫他累了先去睡才知道這人大概是在捉弄他,今天並無那心思,覺得對方甚是無聊,導致回復更簡潔了。

 

  南雲看到回覆單單一個嗯,就知道這人肯定又害羞了,

  忍不住莞爾一笑,然後把手機收回口袋。

  (突然好想好想見他,才7天,卻甚是想念。)

 

  回到家發現客廳燈仍亮著,那人趴睡在客廳餐桌,

  原本想抱他回房裡睡,但看那人睡得那麼熟便不忍吵醒他,脫下身上的外衣輕輕蓋到涼野身上。

  

  洗完澡後,穿著浴袍出來的南雲小心翼翼地抱起涼野,但放到床上的那刻還是吵醒了對方。

 「晴矢,你回來啦?」半夢半醒的涼野看著半個月沒見的戀人,下意識還是叫了名字。

 「嗯,我回來了,風─介。話說名字是你先喊的,不是我。」嘴角微上揚。

   彆扭的別過頭後,涼野眼神直看著南雲,然後環抱住對方,把頭靠在對方肩上。

   本因怕累到對方,那簡訊也只是想捉弄一下,並沒有打算要做些什麼。

   但畢竟隔了半個月沒見,氣氛又對,事情就那麼自然而然發生了。

 

  「醒啦涼野?來,吃早餐喔。」聽見房間得開門聲,南雲向涼野招呼道。

    疑惑對方脖子上怎麼多了條戒指項鍊,但涼野並沒有多想,猜測八成是去逛免稅店時買的。

  「嘖,腰痠死了。」抱怨的成分少,害羞的成分居多。

  「快吃!快吃!」「你在裡面加了什麼料嗎?可是今天不是愚人節啊!」

    南雲一臉迫不及待的表情令涼野覺得事有蹊蹺,不過那種表情卻又不是什麼計畫得逞之類的笑容。

    疑惑地咬了一口麵包,便咬到一個硬物。

  「這是?」

  「昨天突然想到都在一起10年了,我竟然都沒有麼表示,所以......」

  「所以你昨天晚回來就為了去拿對戒?」

   看著沾著麵包屑的戒指涼野,突然恍然大悟看向對方脖子上的那條戒指項鍊,

   對方難得浪漫一回自己居然還以為對方亂花錢。

   因為彼此關係不好說出去,要是帶著戒指一定會被同事問東問西的,對方只好用成戒指項鍊的形式了。

  「對啊。」深呼一口氣,南雲臉色變得萬分正經。

  「涼野風介, 你,願意讓我為你戴上結婚戒指嗎?」都是男人,即便對方是承受的那方,用嫁字也不太妥當。

  「可以。但是.......」聽到但是,南雲臉色微變,但馬上故作鎮定。(果然自己還是給不了對方安全感嗎?)

  「但是要先把戒指洗一洗啊,這上面都是麵包屑。」語畢,吻上對方輕皺的眉,牽起對方的手。

    知道對方是報昨天戲弄他的仇,故意讓自己心慌,南雲這放下心。

  「好!等我!」南雲洗一洗後,便鄭重地為對方戴上戒指。

  「那你也把項鍊拆下來,我幫你戴一次。」

 

  「南雲!」把玩手中戒指的涼野這才發現了裡面刻了小字。

  「怎麼了?」知道對方要問什麼,故意明知故問。

  「刻字的人刻錯字了吧?怎麼會刻『南雲風介』?」問完的同時也理解了什麼,彆扭羞澀的不願去看對方。

  「都是我的人了,怎麼不會是『南雲風介』呢?那個『雷門夏未』不也成了『圓堂夏未』。」

  「閉嘴!明明是你是我的人,看我哪天刻個『涼野晴矢』!讓你嘗嘗闇冷的滋味!」涼野果不其然因羞而怒,接著躲到房間裡了。

  「隨你。」對於戀人的反應南雲覺得有些好笑,都27歲了還把那種話掛在嘴邊。

    彆扭歸彆扭,涼野其實幸福的想哭,兩人一路走來實屬不易,他以神聖的表情親吻戒指,小聲說著南雲說我愛你。

    聽到對方說了這句才放心下來,知道對方在理自己的情緒,南雲便讓涼野自己待在房間裡了。

 

   小番外 

    

 

   南雲只要下午有到育幼院附近拜訪客戶,都會順路到育幼院探涼野的班。

 「欸你去問啦!」

 「不要,你去問啦!」

 「不管啦就你了!」

 「喂!怎麼是我!好啦好啦!」

   看見貌似有問題要問自己的一群孩子,涼野輕溫柔問他們有什麼要問的。

   被派出來的學生這才怯生生地發問。

 「涼野老師,那個紅頭髮的先生是不是有記憶方面的問題啊?」學生用著很憐憫的表情問著涼野。

 「怎麼這麼問?」

 「因為他每次都會問綠川老師『請問南雲風介在嗎?』可是明明涼野老師是姓涼野啊!每次您跟他糾正他都還記不起來,好可憐喔。」

 「......我們先別管這問題,我們去踢足球好不好?」訝異居然會被學生聽到南雲在綠川面前故意鬧自己的話,涼野只能乾笑轉移話題。

   所幸孩子的興頭來的快去的也快,並沒有針對這問題太久。

   而涼野惱羞的在手機檔案裡找出當初自製的「剪鬱金香動態圖」,發給南雲。

 

  【FIN】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 小冬 的頭像
小冬

冬雨聲煩。

小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青蘋果
  • 喔喔喔喔喔
    我既然現在看到(跪

    唉呦,名字這種小事啊...
    這種區隔方式真的太天才了##

    小朋友們,那個紅頭髮的不是記憶力有問題喔...
    南雲風介讚!!
  • 一直很想發結婚姓氏改變,變成南雲風介的文,所以這篇文就誕生了XDD


    覺得小朋友們關切的口吻寫得很活靈活現超有趣的XD(自己講

    小冬 於 2017/04/03 23:11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